睡神

【殊凰AU】几世情

(三)

办公室

几天后的黄昏,林殊一边喝着热拿铁,一边翻阅着每个客户的资料。此刻,蔺晨的电话打来了。


“兄弟,我又在你的小情人的档案里跟进了点内容,绝对是好消息,已经发给你了,你要不好好看看?”话还没说完,林殊便挂掉了电话。


“喂喂喂,你个小没良心的,敢挂老子电话!”只可惜,电话已断,那头的人没有听到这句话。


林殊打开电脑,一看,红字标出的是霓凰打算在半月后赴印度参加一个由中方举办的中印拳击友好交流赛。而穆霓凰则是中方代表队里唯一的女生。霓凰不是最强的,但是因为最近屡屡传出单身东亚女性在印度出事的新闻,拳击社里的大多数人都不愿去,而霓凰身为社长,不愿让上方难堪,只能自己报名参加了。


霓凰,你让我该怎么办呢?


蔺晨说的不错,自己还真有点看上这丫头了!


“蒙古大夫,你说说看下面该咋办啊?”林殊犹豫再三,还是拨打了蔺晨的电话。


一听这话,蔺晨乐了,敢情着聪明鼎鼎的林大少帅竟然有求自己的这天。


“你跟去不就好了?”

懒洋洋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我肯定是要去的,但是,我得有个合理的身份去才行啊。”


“这,难道你不想让霓凰妹子知道你想追她啊?”

蔺晨大惊,这不像是他平日里的风格啊。


“有些事,还不想说太早。不过,这次的中方负责人我们都熟,是蒙挚蒙大哥。我打算让你给他开个小证明,就说他上次伤口未愈,暂时无法参赛,顺便让他向上方举荐我来代替他。”


“额,为了弟妹,小算盘都打到我这里了,你的良心不会痛吗?”蔺晨调侃道。


林殊没有理他,继续说道;“蒙大哥那里我确认过了,他正在往你的医院赶,别忘了开证明啊。” 


呵,本以为他打算让本少爷替他出主意,这下可好,他怕不是早就想好了,现在专门给我来布置任务的。蔺晨一边嘀咕着,一边开了电脑,开始敲那份虚假证明。


挂掉电话的林殊看着手上的文件,良久都没有说话。


下班后,他继续去了那家健身房。

自打第一次健身房偶遇后,林殊就有事没事的往健身房跑,但也没白跑,总算是琢磨出穆霓凰健身的时间表来。


今天没有遇见霓凰,让我们的林少帅有些不开心。


可他不知道的是,霓凰现在也处在一个极其尴尬的环境之中。


【殊凰】归人

(三)

已是新帝的萧景琰此时正坐在皇椅中央,静静地著目着底下的群臣。这算是家宴,但又不全是,因为到场的有静太后,纪王爷,柳中书令,随着萧景琰的登基而重又出入朝堂的言侯爷等老臣,不仅如此,还有一些朝堂新秀如沈追蔡荃诸人。就连远在南境的霓凰郡主今日也参加了宴会。他们都是大梁的栋梁之才,他们饱含学识,有着一颗拳拳报国之心。

 

或许,这就皇长兄和小殊所期待的那个海晏河清的朝堂吧,可惜,他们再也看不到了。这些年来,萧景琰一直尽自己所能去当一个好皇帝,只是,在这个位置上想要保持一颗赤子之心,岂是那么容易的事。不过,他并没有因此而变得圆滑怀疑,他不想给自己留下任何遗憾。


 “陛下,陛下!”见新帝并未注意自己的话,户部尚书沈追出声提醒道。


  “哦,刚刚说道西部赈灾,沈追,你继续。” 


 在众人眼中,无论是什么宴会,终会变成朝堂议事的地方,为此,他们对这君臣二人不与表示,像纪王爷,反正你们聊你们的,我吃我的,我又听不懂也不想你们在说什么。


正在他们聊的火热的时候,门口的小侍卫突然走向了他们老大,也就是原先的小列将军,哦不,现在应该称其为大统领了。若问之前的蒙大哥哪里去了,人家在北境推行新的兵马制呢!只见小侍卫手中拿着个什么小盒子,伸到了列将军眼前,悄声说了几句,我们的小列将军竟像飞流一样,招呼也不打一声,直接奔向宫殿口。

 

 萧景琰看到了,眉头微微一皱,心中嘀咕着回头要好好教训一下列战英,都总管宫中侍卫了,怎么还像以前那样毛利毛躁的,被言官发现,隔日还得背参上一本。

 

其实也怪不得我们列将军啊,当小侍卫拿着大珍珠出现时,他都不相信苏先生居然还活在世上。毕竟,当年他可是亲眼看着梅长苏撒手人寰的。

 

  “战英见过先生,先生,里面请!”列战英拱手行了一礼,按耐住心中的无数疑问,带着人向宫殿内走。


这是咋回事啊,不会是苏先生诈尸了吧,不对不对,不可能,我亲眼看到他离世的。难道是陛下的仁德感动了上天,上天又将苏先生放了回来?哎呀,这怎么可能,我什么时候开始相信鬼神了?

        

想着,小列将军偷偷瞟向梅长苏,明明有影子啊!


  “战英,别瞎想了,回头会告诉你的!”

  “先生,战英没有……”被抓包的小列将军涨着个红脸,想反驳却又无话可说,看着林殊忍不住笑出了声,原来逗人依旧很好玩,自己真是很久没有再这么有闲心了。


不过,他突然止住了脚步,因为此刻内殿传出了萧景琰和穆霓凰清晰的声音。 

这个水牛,居然想给我的霓凰招亲,还真真是不要脸啊。


其实,水牛后来知道还有这一节时是很懵的,小殊,明明是你让我和冬姐这么干的,你怎么能这样呢?


       


【殊凰AU】几世情

(二)

霓凰的母亲在生穆青时去世了,穆老爷子是个警察,平时接触的小伙子也不少,虽说资源如此充足,可由于霓凰打小就学习拳击,又有些女汉子的的原因,平常的男孩子觉得处不过来,可穆老爷子又不想让警校那群崽子把自家女儿糟蹋了,弄的霓凰现在还是单身。她的要求也非常简单,合得来为主,有相同兴趣爱好,家里别太穷就行。

脑海里整理着穆霓凰的资料,林殊又做了一组抓举。他现在正身处一家新的健身房,原先的那个靠工作室近的由于要装修,得停上大半年,他就在家旁随便找了一家评分高的。尽管如此,这家的装修,器材还真是不赖。

他父亲是军队的高级长官,他和霓凰一样打小学习各种擒拿格斗,早在初中时就有了六块腹肌,高中练成了八块再加上人鱼线,甄平黎刚也是在那时认识的。

他放下器材,向里走去。突然,他发现了一个很想见到的身影——穆霓凰! 她在最里面的一个角落做蹲举。可能是重量有些大的原因,她站得不是很稳,而周围又没有人做保护。只见林殊几个大步卖去,站在了霓凰的身后,双手搭上了她的杠铃。穆霓凰感觉到了,停下了动作。

“别急,慢慢来,把这组做完。”霓凰听到这个声音,顿时感到有些尴尬。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对身后这个人有一种无法言说的信赖感,刚见面时,竟然产生了少女般的心态,总想抬头多看看那张脸。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林殊吐出来的气正好喷在他的脖子上,本没什么的,她却感到异常的敏感。霓凰赶紧又举了两下,将杠铃放在地上。

“下次蹲举如果没有人保护的话,就不要尝试新的重量,这样很危险的知道吗?”耳边传来林殊的斥责声,放在平时她绝对顶回去了,可现在,她竟然说不出一句话来,只能道着嗯点着头。

接下来的几组,都是在林殊的保护下做的,做完后,穆霓凰赶紧推说有事,然后连澡也没洗,就红着脸跑出了健身房。

这丫头,我有这么凶吗?林殊边理着洗完后湿漉漉的头发,一边嘀咕着。不过,她还挺有意思的,正和自己口味,应该让蔺晨把她的信息私发给自己一份。

【殊凰AU】几世情

(一)

林殊就读于一所双一流211大学的心理学专业,毕业时竟阴差阳错和开私人医院的大学基友蔺晨一起开了个叫江左盟的工作室,主要是负责介绍介绍朋友认识,说白了就是牵红线。

今日林殊特别清闲,主要是春节期间刚过,租男女朋友的,被家长拉着相亲的,来咨询隔壁小哥资料的,这些让人头大的事情终于告一段落了。只不过,令他还没有想到的是,在这个刮风下雨天,居然还真的有人过来做咨询。

“黎刚,去给客人倒茶,甄平,去,把蔺晨喊来,就说来客人了。”林殊随口吩咐道。黎刚和甄平是这里的员工,退伍前就和林殊认识了,这不,退伍后林殊帮他们都找到了合适的心上人,这二人一合计,干脆就都留在这里工作了。

“林先生,您好,我是穆青,之前和您在电话里联系过的,您还有印象吗?”穆青,好像之前确实有这样一号人,确定了他来时正好过高峰期,就让他随便找个时间来了,之后也没有放在心上。

“哦哦,原来是穆先生啊,没想到您这么英俊,我们这里美女也不少,美女配帅哥嘛,要不您先坐下来,我们慢慢聊?”林殊询问着,并将他带进了咨询室。

“哎,等等,今天来咨询的不是我,而是我姐姐穆霓凰!”他说完,林殊才发现他背后还有一个人。她不同于以往来的小女孩子一般娇娇滴滴的,她虽然有些紧张,但看得出来其实应该是那种很阳光很大胆,无忧无虑的那种女孩子。穆霓凰这时恰巧抬头,二人对视了三秒钟,她的脸立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

“咳咳,林先生?”
“哦哦,看到穆小姐,林殊一时有些着迷,失礼失礼了,二位赶紧入座吧。”林殊有些尴尬。自己自视虽不及蔺晨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但见过好看的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不料今天却如此失态了。

一旁的黎刚嘀咕道“怕不是就少帅就这么要把人家小姑娘半道劫走了?”甄平听了,敲这他的头,一边说着不要瞎操心,另一边却想着这二人还真是绝配。

“那么请穆小姐把这张单子填一下吧,顺便说说对未来的另一半的期待,我们好从档案里帮您筛选一下最合适的。”林殊递过一张表格,上面有着密密麻麻的字,关键还特别详细,细到爱吃什么饭,喜欢看什么样的本子片儿(没错,就是你想的那个),甚至还要求备注是否是腐女。穆霓凰刚看到这张表的时候简直要疯了。

“这算什么东西啊,这不是窥探隐私嘛,青儿,我们回家!”穆霓凰扔下了这张表,站起身拉着青儿就要走。
“姐姐,你就看看嘛,据说这家的成功率最高了,最后一次,行吗?不算帮弟弟想想,也帮爸想想嘛?”穆青拉着姐姐的衣袖不让她走。

林殊见状,连忙解释说“不急不急,这张表穆小姐可以带走填,如果实在不愿意空着就可以了。那先说说你们的期待吧。”

这姐弟二人都是十分健谈,他们和林殊在工作室里聊了许久。而林殊对姐弟二人的称呼由穆小姐穆先生,改为了霓凰和小青。待送走二人后,我们林大少爷直接来了个葛优躺,瘫在了沙发上。不过,最基本的信息还是有了解到,就等蔺晨把详细信息带来了。

【殊凰】归人

(二)

虚空谷

“师公,今日来了客人,自称与师公有约,就在门外,是否要请进来?” 小童子恭敬地询问着周玄清老先生。

“爷爷,苏哥哥,苏哥哥。” 飞流自从三日前听到他苏哥哥要来接他的消息后,兴奋的不得了,整日里净是苏哥哥,苏哥哥的叫着,怎么哄也不睡,下面的一帮弟子都拿他没有办法。

“快请进来”,是时候好好见见这位梅宗主了。

“老先生,请受晚辈一拜。” 还未待周玄清阻止,面前这个年轻人就已经跪下,恭恭敬敬的行了个大礼。

“梅宗主这又是何必呢,飞流与我是知己,既是知己,又何必言谢呢?” 周玄清将梅长苏扶了起来,笑着说道。

“晚辈此礼不光光是因为老先生照顾飞流,更是为先生当年的义举而道谢,请先生再受林殊一拜。”

林殊?面前这个人当真是当年那个金陵城里最明亮的少年?倒也难怪他会有老黎的信物。十几年不出山,再一次迈入朝堂也是为了林家后人,看来老天有眼啊,老天有眼啊!

周玄清已是三朝老人,自认为什么风雨没遇见过,可如今,却终是失态了。

“起来吧,孩子,快起来,这些年辛苦了,快,让师伯看看,你的病怎么样了!”

“小殊没事,倒是师伯,您的身体要紧,我们进屋再说吧。”

“小殊啊,如今新帝已经登基了,你有什么打算吗?小郡主好像刚刚回京?”

刚坐下,周老先生就恢复了以往处变不惊的神情,开始关注着我们林少帅的终身大事,果然,天底下的老人都一样。想到自己回京后还要饱受静姨和言叔叔的折磨,他突然产生了一种带着他家霓凰远走高飞的想法!

“老先生,小殊此次回去就是为了娶霓凰为妻,请帖定有您的一份。”

“如此甚好,不过还有一句话希望你谨记,伴君如伴虎啊!”

“先生,景琰也算是您教出来的,他定然不会像先帝那样。” 林殊笑着回道。

“先帝呐,当年也是个英俊少年郎啊,也没看出来有什么不妥。”老先生回忆似的轻声说着。

老先生的话中话实在是再明显不过了,景琰啊景琰,我们可以相信你吗?

“苏哥哥,姐姐,姐姐” 飞流倒挂在屋顶上,伸出头似是提醒着林殊要赶路回去了。

“此番飞流到底多谢先生了,我们还急着赶路,怕是不能久留,还请先生原谅。”说着,林殊规规矩矩行了个大礼,带着一众人踏上了前往金陵马车。

“哎,你说说你,从你醒来你行了多少大礼,要等你与霓凰妹子成亲,你这膝盖岂不给跪通了?” 马车旁的蔺晨扇着扇子,作势还要掀衣角。

“这不得好好谢谢你嘛,武功恢复的差不多了。”

“得得得,反正你现在还打不过我,不过我说啊,你这毒还是得小心一点,万一再出点啥事,我爹都帮不了你!”蔺晨难得正色道。

“我心里有数。” 霓凰,这次我不会再冒险了!

周玄清老先生看着马车渐行渐远,嘟囔了几声回屋去了,独独留下弟子在风中凌乱,刚刚师父说的可是“这臭小子,有了夫人忘了师伯,真是一点没变”?





我知道我毁人设,但是我保证,绝对不会有虐,厄,可能有一丢丢吧,但看在我满满的殊凰心上,请轻拍呐~

话说大家是希望林殊直接把霓凰接回家还是来个比武招亲之类的来宣示主权啊?

【殊凰】归人

(一)

琅琊山上,仙雾缭绕。一名青衣男子正在舞剑,他的剑法凌厉,招招直击要害,困难的剑法在他手里如同行云流水一般,时而缓时而急,好不令人羡慕。

“老头子,你说林殊是不是真的回来了?那家伙看上去倒也不赖嘛!”

“你这臭小子,还不是你爹我厉害,才把他从死门关拉回来!”

“明明我也帮忙了,又不全是你的功劳!”

树后站着一位鬓发苍苍的老人和一位白衣男子,正是蔺老阁主和少阁主蔺晨。

青年练完了剑,转过身,咧了咧嘴,露出了一个林殊的招牌式笑容。‘林殊见过老阁主’青年朗声道。

老阁主转过头“小殊啊,最近恢复的怎么样了?”

“多谢阁主救命之恩,林殊没齿难忘!” 说完,掀起下裳,便要下跪,“哎哎哎,你怎么不拜我啊,好歹我也算是你的救命恩人。” 蔺晨上前跨了一步,一手托起林殊作揖的手臂,顺带将他拉起,还一边不正经的笑道。

“没事就好啊,我看你也恢复的差不多了,想回去就回去吧,毕竟那里才是你的根啊!” 老阁主抚着他那白色胡须,看着林殊,越看越满意,他怎么就不是自家的儿子呢?要是自己的该有多少啊?想着想着,不禁自顾自的乐了起来。

“老头子,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我才是你儿子。”

蔺晨一脸鄙夷的看向自家老爹,阁主被看不自在了,摸着胡须笑眯眯的的走了。

“说吧,打算什么时候去金陵?”

“后日一早。”

“你可还真是猴急啊,怎么,担心小媳妇被人抢走啊,当初是谁叮嘱她要早日成亲的?我怎么一时想不起来了啊?”蔺晨在一旁挖苦道。

“看剑”林殊没有多言,径直向他刺去。

“你怎么和小飞流一样没良心啊,早知道不救你了!”

“对了,提到飞流,你是不是该把那孩子带回来了?”

“我也想啊,还不是怪你当初骗他,现在就是待在周先生那里不肯回来!也不知道是谁想的馊主意?” 蔺晨嘟囔完,还狠狠地瞪了林殊一眼。

只见林殊讪讪地摸了摸鼻子,没有回答。

由于解毒实在是过于惊险,任何人都没有把握能够救活他,怕飞流那孩子接受不了他的离开,就早早将他送到了周玄清先生那里学习。不料,周老先生觉得飞流性情单纯对他甚是喜欢,而飞流也恰好觉得这个白发老人对他比琅琊山那个老头子还要好,二人竟结成了忘年交。

其实飞流不回来的原因主要是苏哥哥生病时告诉他让他一直待到苏哥哥自己去找他,否则的话苏哥哥的病会好不了,飞流心实,牢牢地记住了这句话。无论蔺晨怎么劝他,飞流都一直重复着“不回,苏哥哥,好”这几个字,弄得他很是头疼。

“那明日我们就起身去接飞流吧,行不行啊,蔺少阁主?”

“好,最好早点。”

“真是的,刚刚怎么有人还嫌早,想多呆一会儿的?”

“你”

“不说了不说了,我收东西去了” 林殊挥了挥手,给蔺晨留下了一抹青影。

虚空谷

“爷爷,想,苏哥哥”

“飞流要乖,你苏哥哥很快就回来找你了。”

周玄清老先生停下了手中的笔,这位才华横溢梅宗主身体总算是好了,要是那个孩子在,他俩一定会成为知音的,只可惜,物是人非啊!

想到这里,他不禁愣了愣,重又拾起旁边的信,再次读了起来,这字体,倒不再是那轻浮的隶书了,而是苍劲有力的行楷,和那个孩子的是多么相似啊。

十多年前,赤焰案还未发之时,那孩子闹腾,有次老黎实在是受不住了,就把他送到了我那里,想折磨折磨我,他可没想到的是,我和他竟花了一天时间,讨论他黎崇的啰嗦。看着面前侃侃而谈的少年,自己不禁对他起了兴趣,后来一问才知道,原来面前这个意气风发的少年就是林家少帅。只可惜,他当年没有懂我的话,和景禹一样过于耀眼了,才会这样啊,过慧易夭呵!

真想在见见那梅宗主。

三日后,他们就来了。

【言阙】心亦未寒 (脑洞)

(一发完 )

自从梅长苏来找自己长谈阻止年祭行动之后,言阙就对这个人越来越捉捉摸不透了。面对着面前这个来寻自己的年轻人,他发现即使自己识人上万但却压更儿没有办法窥透这个谋士内心的真实想法。

“先生若是想找我去相帮誉王,那怕是要白走这一遭了。”言阙举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低声说完就不再开口。

雅室内出奇的静,只有偶尔传来干柴炸裂的声音。

“此番来找侯爷,并非是想让后侯爷做这个。”年轻人首先开了口。

“那是什么,我早已说过,即使先生对我言府有恩,但言阙早已心灰意冷,不再参与朝局了。”

梅长苏漏出了嘲讽的笑容,双手将茶杯放到了桌上,我顿时感觉要有大事发生,毕竟这个谋士的话总是让人出乎意料。

果然他站了起来,正色对我深深的做了一辑。

“言家出过两位帝师,三名宰辅,晚生今日来是想请侯爷相帮靖王殿下。”梅长苏以那半笑不笑的神情说完了这句话。

靖王萧景琰,梅长苏一直辅佐的人是他?想通这层,倒也难怪最近靖王爬的挺快。太子誉王鹬蚌相争,他这个渔人到最后反而获利。靖王一直被流放驱逐在外,对政事一窍不通,看来,这背后,少不了面前这个麒麟才子的暗中相助了。

靖王,为什么他会选靖王呢,对于一个谋士,那绝对不是一个最佳选择,这个人,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侯爷知道,如今的朝堂奸臣当道,污浊不堪,只有靖王殿下,能够重振朝纲,还大梁一个清清白白海晏河清的朝局,所以,靖王殿下,绝对是最好的。”

时间久了,久到当初那个跟着景禹屁股后面一口一个皇长兄的萧景琰都长大了,似乎众兄弟中,只有他继承了祁王风骨吧!在打压中,那个跪着的倔强的背影,总是能够让旧人回想起那个翩翩皇长子。

靖王,或许真的可以改变这一切!

我的目光重新与苏先生相遇,我仿佛看到的,是大梁的未来,萧景琰,或许当真是不错的选择。

“侯爷可想好了,是否愿意再做一次选择?”
“愿意”这次的我没有犹豫。

我的大哥,我的爱人,我的理想,我的清明,全部毁在了那个高高在上的帝王手中,当年,是我们选择了他,将他推上了帝王之位。现在,我将重新追逐当年未实现的梦想,这是我的第二次选择也是最后一次了,希望这次不会有错吧。

“苏先生好像对本候的回答并无意外,可是早已意料到了?”

“侯爷本就是性情中人,我相信您一定会答应的。”

“苏先生好像对往事很了解,不知可认识祁王旧人?”

“什么旧人,只不过是一个仰慕祁王风骨的少年郎罢了。”

他说的轻松,可是眼中的不舍与绝望始终是逃不过我的双眼。他的身份和目的绝不紧紧是这样简单。

“侯爷,时间不早了,苏某先告辞了!”

看得出来他很虚弱,似乎马上就能倒下。
可是不知怎么,我想把这位名满京城的苏先生留下,去探一探他的真实身份。我快速伸手拉住了他的衣袖,
“来人,将苏哲扶到雅室去。”

一个时辰了,苏哲依旧没醒,之前就知道他身子不好,还没发现他这么差,这年头的年轻人啊,连我这个老头子都比不上啊……

我刚想叫下人来询问,雅室的小厮就已经过来了。

“侯爷,苏先生始终不醒还在不停的挣扎,没想到这个人看起来文绉绉的,力气居然那么大,小的们按不住啊。”

我一惊,这怎么可能,不经起了好奇之心,跟着小厮去了雅室。

“不要,不要,离我远点,我不想见到你”
“你个叛徒”
“滚开”

榻上,年轻人狠狠挥着双手,不住的嘶吼,似是要驱赶着什么,然而,接下来他的话却令我怵在那里,一动不动。我自恃经历无数,早已处变不惊,只是,这实在是过于不可思议了,因为,年轻人轻轻低喃了一声“父帅”,旁人听不清,可我却听的真切!
父帅,父帅,这是小殊对林大哥的称呼,大梁从开国至今,也就这几个大帅。

小殊,你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变成了这幅模样,大家都知道你回来了吗,还是说,你只瞒着你言叔叔一个人啊!小殊,你醒醒,和我说说话啊……

看了良久,小殊依旧没有清醒,我替他盖紧了衣被,离开了雅室,也许,我需要静一静。
“侯爷”小厮随我一起退了出来。

“今天的事情,你只当没看见,清楚了?”
“是”

吩咐完,我转身回到一开始与小殊相谈的密室,两杯茶还在桌上,只是早已凉了。小殊,是否你的心,也像这茶一般,由先前的滚烫变得冰冷而彻骨呢。那个人,他是你舅舅,可他更是天下人的那个王,之前是言叔叔瞎了眼,扶他推上了皇位,从此,再也不复往日的兄弟情。我知道你是来翻案的,只是,如今这么呕心沥血的助他,就不怕将来有一日他兔死狗烹鸟尽弓藏吗?小殊,你言叔叔盼望见到故人这天已经很久了,只是不曾想过,你我相见会是如今这个场景,小殊,你醒一醒啊,告诉我你的计划,我可以尽一切力量帮你……

“侯爷,霓凰郡主来了,就在门外”
“哦?快请进来吧!”

霓凰来了,也不知道小殊有没有对她隐瞒。
“侯爷,听闻苏先生在您这儿?”

见我抬头看她,她急忙补了句“苏宅的人急着让先生回去,说是有些江湖事需要处理,他们来不方便,想让霓凰过来催一下,不知侯爷有没有谈完”

霓凰恭敬的语气让我有些不大习惯,不过,既然都急着找上门来,怕是已经知道小殊的身份了。

“苏先生病了,我已经让人扶下休息了”
“什么,他怎么了”

霓凰郡主一下变得紧张起来,仿佛又成了当年那个小姑娘,多年在战场上养成的沉着镇定一下子烟飞云散。

“请郡主随我来”
霓凰跟在我身后不出声,但我清楚,她的一颗心,如今可是全部铺在小殊身上。

“苏先生,苏先生,你怎么了”霓凰言语上虽说很是生疏,仿佛事不关己,可是那情感,可着实不想交往甚浅的样子。

“父帅父帅,不要啊”小殊这时发出来尖锐的呼喊。我瞧见霓凰一噔,看看了我,似是怕我我发现什么,不过,她已经晚了一步。


“霓凰,坐吧”
“言叔叔,您都知道了,是吗?”她的眼眶开始发红。

见我不答话,霓凰自顾自的说了起来
“当年,林殊哥哥是京城里多么明亮的少年,可如今,却再也不复当年,从此体弱多病,言叔叔,你能想象梅岭到底发生了什么吗,竟能然人有如此的变化”

霓凰,你不说,言叔叔也知道啊,可是,他再也不是当年那个意气昂扬的皇子里了,如今,他是君,我们是臣,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啊!

我轻轻搂住了霓凰这个孩子,这么多年,可受了不少苦啊,小殊,霓凰,既然你们言叔叔知道了这件事,就不可能不管,我一定会尽全力来帮助你们的。林燮大哥,这两个好孩子我会好好好照顾的,也请你在天之灵,好好保佑他们吧。